04
2019
07

《解深密经》与前六识作生依止的是心非意

 《深密》“阿陀那识为依止,为建立故,六识身转”一段,《瑜伽论记》引文备之意说是在解释“心意识”之意,也就是末那识。通过上面的论述,笔者认为并非是在解释末那识,与前六识为依止、为建立的阿陀那识,并不是指“意”,而是指“心”,也就是后来唯识学所说的本识。这可从以下几方面来看:  (一)通过前面对心和意的解说,可知“心”是指本识,在《深密》中是指阿陀那识,是有情结生相续的主体,是依业感的轮回说开出的;“意”在《深密》中则是指执藏义的阿赖耶识,即后世唯识学所说的末那识,是依认识论开出的,也就是以部派佛
04
2019
07

《解深密经》对识的解说

《解深密经》对识的解说  随着瑜伽唯识学的兴起,由以意识为核心的唯心论过渡到以赖耶为核心的唯识论,也就是在六识的基础上,依认识论(从意根)开出了末那识,依业感轮回说开出了阿陀那识(《瑜伽》以后即以阿赖耶识为其核心)。《解深密经》中的阿陀那识虽是依轮回说开出的,旨在解决有情结生相续的问题,但该识是融合了轮回说与种子说的,提出有情结生相续就是该识所持之业种子的成熟。就是种子说在《深密》中得到了发展,也才对前六识是如何生起的进行了更为深入的讨论。《深密》认为,前六识的生起,主要是阿陀那识为其作生依止,
04
2019
07

《解深密经》识之探究

识之探究  在佛典中通常说积集(及集起)名心,思量名意,了别名识。若以八识家来看,心指本识,即阿赖耶识,意指末那识,识指前六识。而六识家一般认为心指第六意识,意指意根,识泛指眼耳等六识,虽然八识皆通名为“识”,但《解深密经·心意识相品》中的“识”是指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六识。  原始及部派佛教的六识论  眼耳等六识是有情在认识和分析事物时最直接的工具,其中眼见色、耳闻声、鼻嗅香、舌尝味、身触尘是物理的,属感性认识;意了法是精神的,是对感性认识的事物作进一步的分析,属理性认识。此理性认识在六识中
04
2019
07

《解深密经·心意识相品》执藏义的阿赖耶即末那识

 执藏义的阿赖耶即末那识  从上所述,可知《深密》所说的阿陀那识并非末那识。而经中又无末那识之名,说意为末那识,此从何可见?笔者认为,《解深密经·心意识相品》中所说的“阿赖耶识”乃是就末那识而言的,如说:  “……亦名阿赖耶识。何以故?由此识于身摄受、藏隐、同安危义故。”[42]  阿赖耶(ālaya)识,新译作藏识。关于此“藏”,在后期唯识学典籍中都说有三种,即能藏、所藏、执藏,而《解深密经》中所说的阿赖耶识,是否就具有此三藏义?笔者认为并不具足三义,只具三义中的“执藏”义。如《瑜伽论记》解释
04
2019
07

《解深密经·心意识相品》阿陀那识即末那识之非

 阿陀那识即末那识之非  《解深密经·心意识相品》中只有“意”名,而无“末那识”之名,按照传统唯识学的解释,意就是末那识,若通读该经全品,似乎并未解释“心意识”之“意”,也因此有了以下几种说法:  (一)经中“广慧,阿陀那识为依止,为建立故,六识身转”至“与五识身同所行转”一段,《瑜伽论记》引文备之意说:“备云:心义已竟,欲辨意义,故以所依义总显起识义。”[34]文备认为此段经文就是在解“意”的。  (二)略不解意。  (三)陈·真谛在世亲《摄论释》中,将染污意说成阿陀那识,如说:“论曰:二、有
04
2019
07

《解深密经》意之探究

意(manas),乃是末那之意译,即思量之义。依部派佛教及唯识学的观点,此有三义:①意根。即六根之一,于十二处名意处,于十八界名意界,是生起意识之根。②末那识。即八识家于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六识外,别立末那识及阿赖耶识,是八识之一。由于此末那识有贪(爱)、痴(无明)、慢、见四种烦恼与之相应,所以《显扬》说此识有“相应”之义。如说:“意者,谓从阿赖耶识种子所生还缘彼识,我痴、我爱、我我所执、我慢相应,或翻彼相应,于一切时恃举为行,或平等行与彼俱转,了别为性……”[23]③无间灭意。如《摄论》说:
04
2019
07

《解深密经》对心的解说

  以上所说的心、有分识、穷生死蕴、根本识虽是部派学者所主张,但其理论却为唯识学者所继承,对唯识学的本识论起到了极大的影响。这主要表现在二方面:一方面是业感的轮回说;另一方面是种子说。前者是讲有情在业感的轮回中,本识是作为结生相续的主体,种子则是多就“业习气”而说的,指因熟时而感苦乐等果,而有三界轮回。所以,《解深密经》便将此二者圆满地结合,而说“一切种子心识”,如《心意识相品》中说:  “于六趣生死,彼彼有情堕彼彼有情众中,或在卵生,或在胎生,或在湿生,或在化生身分生起,于中最初一切种子心识成
04
2019
07

瑜伽唯识学心意识之探究——以《解深密经·心意识相品》为核心 1

瑜伽唯识学心意识之探究——以《解深密经·心意识相品》为核心  绪 论  心、意、识在佛法中既属于认识论的范畴,也是心理学的基本概念。无论是原始佛教、部派佛教,乃至后来的瑜伽唯识学,都对此心意识作了诸多解说,特别是部派佛教的学者,对三者的一异争论甚激。《解深密经》是瑜伽唯识学的根本经典,其中《心意识相品》则是专门对此三者进行抉择解释的。就是此品,后来学者在研习时产生了诸多不同的见解,有认为心是指阿赖耶识,意指末那识,识是指前六识;这是属于唯识学者的一种传统解释。也有认为心指前六识,意指阿陀那识,识
04
2019
07

解深密经的系统2

 佛教说无我,但是并非连认识主观或常识意义的人格中心也否定掉。以世俗谛的立场,来承认在日常生活里相对于“你”的“我”之存在,但是诸行无常也同时是真理,自我是流动的也是事实。若是流动,执着于自我是不可能的。因此凡夫所执着的自我,是由妄想所构成的。因其执着,自己的生存就变成了“苦的生存”。所以无我的主张里,有舍弃对自我的执着的意思,更包含了在严密意义上固定的自我并不存在的意思,但是并不是不管是何意义下都没有自我。因此阿赖耶识的教理,并没有与原始佛教以来的无我说传统相矛盾。  阿赖耶识的教理,并非突然
04
2019
07

解深密经的系统1

 解深密经的系统  星月法师  清楚地表达瑜伽行派思想最初的经典是《解深密经》。此经由北魏的菩提流支于公元514年译出《深密解脱经》五卷,玄奘于公元647年译出《解深密经》五卷,是完本。也现存同类的藏译,也有由藏译而法译,及由藏译的一部分而日译,不过并未发现梵文原本。从翻译的年代来看,《解深密经》的成立似较《涅槃经》、《胜鬘经》晚,但是有的部分自相当早就已存在。求那跋陀罗于公元443—453年译出了相当于上述诸本的最后二品(玄奘译八品中的第七、第八)的《相续解脱地波罗蜜了义经》一卷及《相续解脱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