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
2019
07

解深密经的系统1

 解深密经的系统

  星月法师

  清楚地表达瑜伽行派思想最初的经典是《解深密经》。此经由北魏的菩提流支于公元514年译出《深密解脱经》五卷,玄奘于公元647年译出《解深密经》五卷,是完本。也现存同类的藏译,也有由藏译而法译,及由藏译的一部分而日译,不过并未发现梵文原本。从翻译的年代来看,《解深密经》的成立似较《涅槃经》、《胜鬘经》晚,但是有的部分自相当早就已存在。求那跋陀罗于公元443—453年译出了相当于上述诸本的最后二品(玄奘译八品中的第七、第八)的《相续解脱地波罗蜜了义经》一卷及《相续解脱如来所作随顺处了义经》一卷,还有陈代的真谛与公元557—569年间译出了《解节经》一卷,相当于玄奘译的第二(胜义谛相品)。以此来看,《解深密经》似是部分先完成,然后将那些部分加以撰辑起来的。

  还有与《解深密经》同时代,存有《大乘阿毗达磨经》。此经汉译、藏译都不存,但在安慧的《唯识三十颂释》里“阿毗达磨经中说”引用了此经的偈文。较此更早的无著《摄大乘论》(T31.152a)中,提到了《摄大乘论》是对《大乘阿毗达磨集论》(T31.774a)也说是基于此经而作。总之在无著的时代,此经被当作是唯识思想的典据二认可其圣教量的价值。

  《解深密经》的特色是在主张“五性个别”。相对于《法华经》或如来藏系统的经典说一乘,《解深密经》(T16.695a)是以一乘说为蜜意说(不完全之说),而说有声闻种姓、独觉种姓、菩萨种姓、不定种姓、无种姓之别。反对一乘,而说五性各别,这点显示此经教如来藏系统的经典晚成立。若着眼于凡夫的现实,则人们有善人、恶人的区别,承认能力的不同,所以变成主张五性各别。还有从原始佛教到部派佛教的系统,是弟子立场的佛教,在大师佛陀与弟子之间画了一道不可逾越的线,但是只要立于弟子的意识,即无法超越于师。世尊佛陀的佛教与弟子的声闻佛教于是在此产生本质上的差异,因此在部派佛教之间,开始说无上菩提(佛菩提)、独觉菩提、声闻菩提的“三种菩提”;《根本有部律》、《天譬喻》,及阿毗达磨论书等都可见到这种思想,继承这三种菩提,在初期大乘佛教中说的声闻乘、独觉乘、菩萨乘的“三乘”说;《解深密经》大量地采用了此系统的佛教。而在这三乘的区别上,加上于《涅槃经》中成为问题的一阐提(无佛性、无性有情),与尚未确定是三乘中何者的人们(不定种姓),组织了五性各别之说。

  《解深密经》是由“迷惑的现实”进行考察,自有其特色,与《华严经》及如来藏思想立足于证悟的佛陀的立场,来逆观凡夫的看法不同。着眼于现实,凡夫之心为烦恼所污,无法看出自性清净心。因此在唯识佛教中,规定现实的凡夫为“妄识”。而人生死根源的心,名为阿赖耶识。阿赖耶识译为藏识,是保存过去的经验、业的场所;这是指心的无意识领域、潜在心。潜在心并不只是保存过去的记忆、经验、遗传、性格,而且以种子的形态保存了过去以来的业。因此阿赖耶识并非只是人的主体性、人格,也是个体反复生死存续时的轮回主体。但是因为那是种子的集合体,所以不间断地变化着,因此并非是像《奥义书》里所想的“我”那样固定的实体。阿赖耶识是认识的主体,同时也是使生命存续的主体,所以也称之为执持识(阿陀那识)。

  阿赖耶识、阿陀那识与“我”不同,但是容易误解为“我”,所以在《解深密经》里说,阿陀那识因为是甚深微细的缘故,我(佛陀)于凡夫不开演。因为虽然阿赖耶识的一切种子如瀑流一般,内容经常变化着,但是凡夫误解此为自我。瀑流即瀑布,落下的水不绝地变化着,但是凡夫以为它是同一瀑布。宣说如此容易误解为“我”的阿赖耶识,就称为“解深密”。“深密”是samdhi的翻译,是绳结的意思,由此而衍生,也有秘密之教的意思,在这里是指不开演于凡夫的阿赖耶识教理。解深密的“解”,是nirmocana的译语,这是将绳结解开的意思,是指将隐藏着的阿赖耶识教理呈现出来。因为宣说无我,是原始佛教以来佛教的立场,所以不只触此无我说,而且说轮回的主体,这点有《解深密经》的特色。

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