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
2019
07

解深密经的系统2

 佛教说无我,但是并非连认识主观或常识意义的人格中心也否定掉。以世俗谛的立场,来承认在日常生活里相对于“你”的“我”之存在,但是诸行无常也同时是真理,自我是流动的也是事实。若是流动,执着于自我是不可能的。因此凡夫所执着的自我,是由妄想所构成的。因其执着,自己的生存就变成了“苦的生存”。所以无我的主张里,有舍弃对自我的执着的意思,更包含了在严密意义上固定的自我并不存在的意思,但是并不是不管是何意义下都没有自我。因此阿赖耶识的教理,并没有与原始佛教以来的无我说传统相矛盾。

  阿赖耶识的教理,并非突然出现在《解深密经》中,而是有其前史。为了解决轮回主体的问题、生命持续的根据、记忆保存的问题,尤其是过去的业保存于何处、造业者与受报者如何联系等问题,部派佛教之间提出了种种主张。例如,说一切有部所说的命根、大众部所立的根本识、化地部的穷生死蕴、犊子部或正量部所说的补特伽罗、上座部的有分识、经量部的一味蕴,乃至大众部及分别论者所说的细心、经量部所说的种子等,在阿毗达磨佛教里说了种种主张。

  还有在《解深密经》里说到了唯识思想,这与将生存的根据求之于心理的主体阿赖耶识有关。从我们所经验的一切,都有据于阿赖耶识来看,必然归结到唯心论,然后以缘起说解释表相心与潜在心阿赖耶识的关系,因此称此为“缘起门的唯识”。还有《解深密经》的〈一切法相品〉、〈无自性相品〉中,说到遍计所执相、依他起相、圆成实相的三相,还说到相无自性、生无自性、胜义无自性的三种无自性说,阐述了“三性说的唯识”。还有在〈分别瑜伽品〉中说万法唯识,这是由瑜伽行者的体验,而可知认识的内容便是主观的呈现,称此为“影像门的唯识”。

  在《解深密经》(T16.697a)中,关于三无自性说,而说了三时教。亦即为向于声闻乘的人说四谛教为第一时说有之教,其次为向于大乘之人说一切法无自性、不生不灭为第二时说空之教,第三时在《解深密经》中为向于一切乘的人正说一切法无自性的中道之教。也称作有、空、中的三时教判,批判前时代的教理,而表达自己的立场,这点显示此经的成立教新。

  其次,《大乘阿毗达磨经》,其经名中也显示继承了“阿毗达磨”的传统。唯识思想是以《般若经》空的思想,将阿毗达磨的分析性教理赋予基础而成立的教理体系,称为“通三乘”;这是于声闻、独觉、菩萨都能对应的教法之意。《大乘阿毗达磨经》虽已不存,但其三偈二文为《摄大乘论》所引用。详细来说也可以说有八段文字,根据这些说“此界自无始之时为一切法之所依”(真谛译“此界无始时,一切法依止”,玄奘译“无始时来界,一切法等依”,将阿赖耶识以界之语来表现。还有“无始时来界”的偈颂,也为梵文《唯识三十颂》、梵文《宝性论》所引用。此偈因解释的方法不但诚了唯识说的典据,还成了如来藏说的典据;这正显示出阿赖耶识为所依而存在,又说诸法被藏于阿赖耶识中,同时阿赖耶识也为诸法所藏,而说诸法(认识的世界)与阿赖耶识互相为因为果。还有在《摄大乘论》中引用了《大乘阿毗达磨经》的染污分、清净分、染污清净分三性说,可知《大乘阿毗达磨经》里说到了三性说。

  但是《解深密经》、《大乘阿毗达磨经》中,教理是罗列式的,还不够体系化。是由于其后出现的弥勒、无著、世亲,使唯识说得到发展,组织起来的。

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